大旗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大旗小说网 > 溯洄从之即是情 > 拾叁

拾叁

“来人,升堂!”惊堂木一拍,周澄端坐刑部警世堂上位,左一列都察院官员,右一列大理寺官员,堂下甚至还有不少来旁观的大臣。

衙役带上马飞途和张志平二人,压着趴在地上。

“杀威棍!”诗音未落,两只碗口粗的木棍就砸向二人,得了周澄的暗示,每人这十棍可都是结结实实地打在身上。令人奇怪的是,张志平多少还痛呼两声,马飞途却只是喉咙动了动,张开嘴但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“人犯张志平、马飞途,本官问你,这证词所属实否?”待二人被架起,念完了张志平手书的证词后,周澄厉声发问。

“这证词有问题!”张志平还没说话,都察院一名御史一拍桌子,大声质问道.

“哼,你说有问题就有问题?”周澄早就料到会有人搞事,便示意刑部狱法司郎中刘庸出反驳。

“你们刑部的供词怎么来的大家心知肚明,就算有笔检证明也说明不了什么!”那名御史又道,话一说出,都察院的人纷纷表示赞同。

“对啊,这供词恐怕不可信!”

“有签字画押又怎样……”

周澄眯着眼,突然又拍了一下惊堂木,待所有人都看向他时才缓慢地道:“张志平,本官问你,供词属实否?”周澄才赖得和他们吵,就论对司法程序的了解他肯定比不过这帮人,但没关系,关键只在张志平。

“秉大人,这证词,属实。”张志平知道自己翻案的后果,于是老老实实的承认。

“这事有没有羽王参与?”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大理寺的寺丞赵丰便径直大声的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“这事是我们几人所为,事成拥马飞途为王,与羽王何干?”张志平到也机灵,直接用了证词里的话。

“马飞途,你为什么在证词上签字画押!”都察院左都御史叶诚紧接着问题。

然而他没听到马飞途的答案,只看到他拼命地摇着头。就这样,在场众人也慢慢发现了问题——马飞途哑了。

“周大人,这是怎么回事?”都察院右都御史杨捷质问道。

“哦,是这样,”周澄道,“马飞途入狱后,痛心疾首,追悔莫及,泪流满面,明天以泪洗面,放声悲号,各位大人不信请看,马飞途不只失了声,连眼睛也哭瞎了,我甚至还向陛下借了御医来,却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鬼话连篇!这是所有人的共识,但一时竟也没人站出来表示质疑。

因为周澄实在太狠了,这人才进去几天啊,马飞途奄奄一息不说,甚至还被周澄整成这样。很明显张志平之所以没事是因为他的配合,那么马飞途这样——便是不配合的下场。

“好,周大人好手段,”叶诚冷笑着,“我提议今日先休堂,择日……找到更多证据再审。”

“我们同意。”赵丰很快便反应过来了,忙不迭地点头承认这一行为的正确。无论如何,今日只得知周澄的态度和手段便够了,至于咬死羽王,那不是一两天的事。

大部分人同意休堂,周澄也没办法,只得暂时休堂。

“周大人,背叛太子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杨捷经过周澄时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我是朝庭之臣,只忠于陛下,又何来背叛这一说?”周澄淡淡地回道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